注冊 微信登錄
每周一期

行業低迷期是壘好“人才池”的良機

行業下行并非全是壞事。洗牌之后余生,更顯企業功力?!吧浦\者勝、遠謀者興”,聰明的、有遠見的企業領導人自當會在行業低迷期積蓄力量,以便在下一輪復蘇之際率先贏得主動。

行業低迷期是壘好“人才池”的良機

  ·行業繁榮期可能是人才選企業,而行業下行期變成資方選人才。因此,對于同行來說,就有了更多挑選對手人才的機會。

 

  ·在行業下行期,有的企業退出江湖,有的企業業務萎縮,有的企業轉移陣地,人員相對過剩、供大于求,人才市場工資價格自然就會下跌。

 

  ·對于人力資源比較優渥的企業,在行業低迷之際,要看好自己的核心員工,盡量減少企業人才或者說核心員工的流失,穩住自己的人才庫,積蓄發展勢能。

 

  行業下行并非全是壞事。洗牌之后余生,更顯企業功力。“善謀者勝、遠謀者興”,聰明的、有遠見的企業領導人自當會在行業低迷期積蓄力量,以便在下一輪復蘇之際率先贏得主動。

 

  一般來說,行業低迷之際也是人才跳動頻繁的時期。不過往往有很多老板沉不住、等不及,有的趕緊尋找替罪羊、為自己的錯誤決策埋單;有的這山望著那山高,總覺得其他企業的人特別是一些知名企業的人是人才、自己企業的人水平爾爾,因此就不用自己的人,而去花高價去其他企業挖中意的人。

 

  要說,有的老板這么干也無可厚非,盡管人家是老板,但是當老板的人大概除了擁有在商業上更加敏銳、辦事更有魄力等超出常人的商業特質外,在一些常規情感方面也與普通人一樣。不想用牛人的老板不是好老板。不想去好企業的人才大概也不是真人才。

 

  從2015年以降,因為糧價下行農民不掙錢、農機補貼政策邊際效應下降等因素的影響,農機行業似乎就在走下坡路,特別是從去年以來,農機行業一片哀鴻,今年就更跌至慘烈的地步。當然,事實求是的說,農機行業的形勢也許還沒有那么壞,至少沒有壞到前幾年工程機械行業那般一地雞毛的地步,而更可能的是,補貼政策開始實施之后的“黃金十年”期間大多企業一直呈現粗放式的發展狀態,蒙眼一路狂奔、過了多年的好日子,遇到現在的滯漲時期,大家心理上不太習慣了。本人作為行業內的人士,并不喜歡唱衰行業--唱衰行業對于身在其中的我們有什么好處?徒增加恐懼、引發市場擔心罷了,有百害而無一利,特別是不利于激勵大家戰勝困難、不利于樹立未來發展的信心。過去的大領導說過,信心比黃金可貴。天天抱怨行業不行,您別留在行業干唄。

 

  上面有些扯遠了。我想說的是,在目前行業比較困難的形勢下,對于農機企業來說,需要培育、維護好自己的競爭力特別是核心競爭力。什么是核心競爭力,首先當然是人啊。沒有人才,什么事也干不好。每家企業,實際上都缺乏對自己有用的人才。而眼下的行業低迷期,顯然是砌牢壘好企業“人才蓄水池”的好時期,特別是對于那些機制靈活的民營企業。

 

  一是這時候招人企業可以有更大的選擇余地。開頭說了,目前的行業困頓期人才流動頻繁,這給了不同企業觀察需要可用人才的更大的余地。行業好時,人員都不夠用,企業老板、資本家當然也舍不得讓你走人。行業不好了,有些頭發長見識短的老板就會想,你走就走吧,不然我還得高薪供著你。你不走,我還想找茬給你降工資、弄你個明升暗降逼你走呢。行業繁榮期可能是人才選企業,而行業下行期變成資方選人才。因此,對于同行來說,就有了更多挑選對手人才的機會。一些缺乏人才的企業,現在正是補充血液的良好時機。

 

  二是這時候企業更可能以低成本招到自己心儀的人才。行業上升之際,一些有本事的員工看到老板掙那么多錢,企業忙、自己干的活也多,都想跟老板提出漲點工資。而行業低迷之際顯然就不一樣了,一是有些人可能是被動離職,想趕緊找個工作安穩下來,工資少就少點,差不多達到自己的心理預期就可以了;二是行業發展不好,老板挺不容易,來應聘者也不好意思獅子大開口要更高的待遇。

 

  行業上升期,企業之間的競爭也更加激烈,行業內新加入的企業也非常多,就像前些年不干農機的、外行的人也進入農機行業,包括制造商與流通商,這個時候人才市場整體相對過緊,企業的錢也好掙,企業之間的競爭拉動了行業人員工資上漲。典型如前幾年的奇瑞重工和雷沃重工之間,一方如果不給高工資人家不來,另一方如果不對現有員工開高工資可能留不住人。而在行業下行期,有的企業退出江湖,有的企業業務萎縮,有的企業轉移陣地,人員相對過剩、供大于求,人才市場工資價格自然就會下跌。這也是符合經濟規律的。

 

  三是對于人力資源比較優渥的企業,在行業低迷之際,要看好自己的核心員工,盡量減少企業人才或者說核心員工的流失,穩住自己的人才庫,積蓄發展勢能。任何機構與組織要培養出優秀人才都不容易,特別是這類人領導的團隊。一個人走了,隊伍就可能散了?,F實中我們會發現往往一個團隊領導走了,他怎么也得帶幾個同事一塊走。一旦自己人走了,你再招個“空降兵”來,并不一定適應你的企業文化與團隊氛圍,新來人員的歸屬感與凝聚力恐也不如自己的老員工。即便新來的人才呆住了,也得有一定的磨合期,算算培養成本,或還不如留住自己的人才。

 

  此處我還建議國內企業特別是有志于今后在“走出去”方面有更大作為的企業,可以趁行業低迷期去挖挖在華外資企業的員工,與國內員工進行一定的重組互補。相對來說,外資企業員工在守則合規、職業素養、視野眼界和語言交流方面可能要強一些,如果把他們的特長特別是在研發設計、生產制造、質量管理等方面的長處跟國內企業的發展特性結合起來,也等于讓外資企業為國內企業培養了人才,未來在開拓國際市場、在與外國人打交道方面,或許就更加得心應手。(作者:朱禮好)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聯系我們

掃一掃,收獲更多資訊

 
官方客服:service@nongji1688.com     投稿信箱:tougao@nongji1688.com

農機1688網  版權所有  京ICP備11000173號-2  京公網安備:110105009398

焦作| 鄢陵| 山东青岛| 菏泽| 乌海| 保山| 醴陵| 江西南昌| 贵州贵阳| 巢湖| 潜江| 山西太原| 抚州| 九江| 阿里| 林芝| 吴忠| 定安| 霍邱| 简阳| 绵阳| 亳州| 定西| 揭阳| 南充| 亳州| 徐州| 毕节| 浙江杭州| 雄安新区| 三沙| 大兴安岭| 诸城| 五家渠| 楚雄| 万宁| 沛县| 五指山| 包头| 塔城| 宜昌| 河南郑州| 喀什| 梧州| 石嘴山| 伊犁| 石狮| 天水| 百色| 广元| 南平| 三河| 大庆| 乳山| 宜昌| 承德| 蚌埠| 莆田| 德阳| 温州| 定西| 曲靖| 岳阳| 扬州| 鹤壁| 保定| 扬中| 贺州| 常德| 庆阳| 临沂| 平潭| 潜江| 澄迈| 陇南| 防城港| 莆田| 信阳| 海南| 秦皇岛| 大理| 武威| 安康| 潜江| 许昌| 赵县| 日喀则| 克拉玛依| 阿克苏| 扬中| 吐鲁番| 通辽| 巴音郭楞| 株洲| 秦皇岛| 海西| 湖北武汉| 阿克苏| 海门| 仁寿| 屯昌| 潍坊| 洛阳| 内江| 阿里| 新泰| 海北| 吐鲁番| 阿拉善盟| 黄山| 黑河| 通辽| 十堰| 自贡| 仙桃| 阜新| 库尔勒| 吕梁| 怒江| 泸州| 南京| 金坛| 长兴| 西藏拉萨| 昌吉| 陕西西安| 九江| 招远| 来宾| 七台河| 仁寿| 三亚| 泉州| 枣庄| 潮州| 咸阳| 牡丹江| 白城| 驻马店| 巴音郭楞| 济源| 淮安| 咸宁| 滨州| 济南| 运城| 潜江| 燕郊| 吉林| 晋中| 晋江| 阿勒泰| 桂林| 江门| 临汾| 东营| 巴中| 淮南| 台南| 单县| 乌兰察布| 吐鲁番| 楚雄| 青州| 陵水| 公主岭| 信阳| 博尔塔拉| 大庆| 温岭| 信阳| 惠东| 大兴安岭| 固原| 宜昌| 广汉| 兴化| 昭通| 定安| 浙江杭州| 衢州| 崇左| 乐清| 明港| 仁怀| 红河| 和县| 滨州| 余姚| 锦州| 深圳| 天长| 台北| 辽宁沈阳| 晋城| 贵州贵阳| 肇庆| 灌云| 运城| 清远| 金华| 张家界| 文昌| 许昌| 攀枝花| 东莞| 安岳| 商丘| 庆阳| 正定| 阳春| 甘肃兰州| 清远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镇江| 眉山| 深圳| 怀化| 六盘水| 绥化| 和田| 平凉| 兴安盟| 唐山| 济源| 东方| 顺德| 娄底| 台湾台湾| 黔西南| 宜昌| 吴忠| 株洲| 日喀则| 宜都| 苍南| 大丰| 垦利| 牡丹江| 荣成| 铜陵| 嘉善| 曲靖| 正定| 泉州| 东台| 烟台| 定安| 三明| 泉州| 濮阳| 大庆| 大兴安岭| 黑河| 襄阳| 玉树| 七台河| 酒泉| 海丰| 海拉尔| 黄石| 遂宁| 桐乡| 和县| 运城| 德阳| 乐清| 滁州| 长垣| 大庆| 固原| 杞县| 东莞| 牡丹江| 海西| 商丘| 徐州| 泰州| 梅州| 怒江| 巴彦淖尔市| 七台河| 滕州| 东海| 阿勒泰| 株洲| 青海西宁| 克拉玛依| 佳木斯| 宁波| 禹州| 潍坊| 泉州| 唐山| 铜陵| 绥化| 池州| 邹平| 公主岭| 阿拉善盟|